恩施特产: 恩施土家腊肉

恩施特产: 来凤大头菜

恩施特产: 恩施麻鸭

恩施特产: 巴东玄参

恩施特产: 巴东独活

“聚利川”的根在谷恋村

编辑: 老原的家国故事 2022-05-15 20:36:07 4828

南河街从火车站起,一直到东门外,是一条南到北有弧度的街道,以前从侯城马鸣谷下来的河水曾流到这里,叫南河,虽然现在河水散失了,但地名却留了??下来,如果有人在南河街兴建土木,挖地基时肯定会挖出不少的沙子。

在南河街拐弯处就是以前的太谷县粮食局,吃供应那会儿,人们拿着粮本到这里领取自己的口粮,一排排的粮库甚为壮观,领粮的地方特别的宽敞,各种粮食被放在巨大的木柜里面,那时白面很少,到粮食局领粮是小时候孩子们最高兴的时候,因为家离粮食局不远,我常常跟着父亲去领粮,粮食局的旁边是一个宏大的院子,深宅高墙。

小时候就想,这是谁家的院子呢,后来,街道上在这里成立了向阳红大院,在这里开会、演戏,好不热闹。这个大院就是“太谷粮王”高必明的院子,而粮食局就是高必明当年存储粮食的地方,或许因为这个原因,太谷粮食局就建在了这里。

其实,号称“太谷粮王”的高必明并不是太谷人,他是祁县谷恋村人,但对太谷的影响却很大。??

祁县谷恋村是个历史文化浓厚的地方。离太谷并不远,只有30来里,有108国道、祁县文化旅游公路横穿东西。2013年8月,谷恋村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列入第二批“中国传统村落”名录,2014年6月,谷恋村又被住建部、国家文物局命名为第六批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”。

据《谷恋村志》记)载:“明洪武初,高仲远由陕西渭南经洪洞大槐树迁入祁县东北部平川,围栅建舍而居,定村名圐圙村。”“明嘉靖二十年(1541)建堡后改名‘圐圙堡’,清初改称‘谷恋堡’,俗称‘北圐圙’‘北谷恋’。 ”清中叶后,在祁县有“金塔寺”“ 银谷恋”的美称。谷恋村以高姓为主。??

??

谷恋村曾有菩萨庙、财神庙、玉皇庙、文昌庙、河神庙、三官庙、老爷庙、真武庙等庙宇,现在只保留下老爷庙,不过,老爷庙也改了名号,现在叫金刚寺了,金刚寺成了三教合一的寺庙。前殿供奉真武大帝和关老爷,后殿供奉着三宝佛,厢房供奉着地藏菩萨和观音菩萨。

寺前有新立的“金刚经”和“心经”石刻,蔚为壮观。那些散落在村中的深宅大院与金刚寺一道诉说着谷恋村当年的辉煌。

祁县谷恋也是个出人才的地方。有记载的古时的秀才、举人、翰林,现在的研究生、硕士、博士就达二百多人,一个小村庄,能养育出如此多的国之栋梁,真是令人钦佩!当年在山西“丁戊奇荒”中创造奇迹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光绪三年(1877年),华北各省旱情严重,尤其是山西,旱荒空前,山西巡抚曾国荃向清廷奏报时称:“晋省迭遭荒旱……赤地千有余里,饥民至五六百万之众,大祲奇灾,古所未见”“询之父老,咸谓二百余年未有之灾。”此次旱荒一直延续1879年,尤以1877年到1878年最为严重。农产绝收,田园荒芜,饿殍载途,白骨盈野。因饥荒及疫病致死的人口达到山西全省总人口的三分之一。太谷在这次荒灾之后,人口从咸丰年间的三十三万锐减到不足十七万人,人口减半,可见此次荒灾的惨烈。此次灾害是有清一代最大的一场灾难,因光绪三年(1877)的干支纪年为丁丑年,光绪四年(1878的干支纪年为戊寅年,因此史学界称之谓“丁戊奇荒”。

1881年,谷恋村民对光绪年间发生的灾荒做了记载:光绪三年(丁丑年)旱灾年荒,圐圙村设立救荒社舍粥赈济。本县衙内仓谷与济贫银,知县萧官(知县萧树落)一盖不与,教本村自护。求本村关帝庙助白银一千三百两,村中富户共捐谷米九十石有零。在县捐输过家,村中不捐,共计吃贫人二百三十余家,男、女、大、小人口四百八十余口。大口三百二十口,每日一口领粥四碗,用米一合六勺;小口一百六十余口,每日领粥三碗,用米一合二勺。

由于圐圙村应对及时,在“丁戊奇荒” 饿殍载途,白骨盈野的大背景下,圐圙村愣是没有因饥荒而饿死的人,堪称奇迹。

或许是对饥荒的恐惧,或许是对五谷丰登的期盼,圐圙村以字形变而音不变的方式,正式改村名为“谷恋”村。

就在谷恋村民对过去的灾荒念念不忘的1881年,一个小生命诞生了,长辈给他取名高必明。


高必明长到十几岁时来到太谷,或许是家长对“丁戊奇荒”记忆犹新,他们让儿子选择职业时,选择??了粮食行。高必明先是在南门外一家不起眼的油面店当伙计。因为刚刚出来学做生意,懂的事情不多,不懂的东西倒是不少,经常因为出差错而受到掌柜的责罚。不久,高必明又因为睡过了点,没有能按时赶到店里下板开门。一想到严苛的掌柜,他觉得肯定要受到责罚,为了避免责罚,他索性连工钱也没要,辞职不干了。过了些日子,他又找了一家叫“恒锡庆”的油面店,当起了小伙计。这个店的掌柜比较随和,看高必明聪明、懂事又肯吃苦,便喜欢上了他。高必明被掌柜赏识,也就干得越来越起劲。掌柜经常指点他,还把自己做生意的窍门和经验加以传授。这样高必明就在这个店里干了下来。几年后,高必明成了一个业务精通、善于经营、胆识过人的业界高手。

这时,一个叫侯家书的榆次人看上了高必明的才华,两人一拍即合,成了掏心窝子的朋友。民国七年(1918)侯家书出资5000元在太谷东门外正东道开设了“德义生”粮行,高必明如愿以偿当上了大掌柜。

短短几年,年轻的高必明带着粮店里的十几个人,硬是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在高必明的掌舵下,“德义生”的生意蒸蒸日上,而且一直很红火。然而,世事难料,后来因侯家兄弟都吃上了“料子”(鸦片烟),加之阎锡山败于蒋阎战争,晋钞大幅贬值,生意很快就垮了。

“德义生”的买卖垮了以后,高必明在太谷县东门外南河街买了一块地,盖盖起了房子,独资开办了“聚利川”??粮店,由于上下齐心,经营有方,生意做得顺风顺水,之后,“聚利川”又分出一个“义利川”来。

“聚利川”、 “义利川”两店天天门庭若市,交易量剧增,月存粮达到二百多车皮,50000多石,一时竟成了太谷粮市的调控中心,影响力竟辐射到了津、京和张家口等地。??

??高必明除了做购销粮食实体业务外,还从事着粮盘子交易。所谓粮盘子跟现在的粮食期货有点相似,就是买卖粮食价格的涨落,十五天为一个交割期口。到时钱货两清,也可以协商找补差价,采用后者交割方式时居多。这种生意类似经纪人业内人士叫“做佣”,他们取酬方式是获取委托人的佣金。由于交易的刺激性赌博性,引来京、津、冀玩家参与其中,使得交易更加火爆。

必明凭着自己多年经营粮食生意积累的经验,和他对市场超人的分析判断能力,既做盘子也做佣,短时间内就聚积了数百万元的可观财富。

高必明鸟枪换炮了,他先后在太谷东门外买地盖起了七座院落二百多间房子,其中有库房、账房、办公室,营业厅、接待室等一应俱全,俨然就是一个粮食帝国。

站在“聚利川”看着不远处隆隆驶来的火车,高必明心中的那种睥睨天下的豪情在不断滋长。至此,高必明这个生长在祁县乡村里的娃娃,当初两手空空的来到太谷,由做店小伙计开始,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奋斗,终成一代“粮王”。

古语讲“乐极生悲”,高必明的辉煌引起了其他人的觊觎,他终于败下阵来。

有一次,高必明做粮食盘子,对手是祥记粮店。祥记粮店的背后老板是孔祥熙。“祥记”一下子购进高必明等粮商的400车皮小麦,议定3日内钱、粮如数交割,高必明满以为“祥记”一时不会拿出如此多的巨款,便坐守柜台,?稳待胜算,岂料“祥记”立即去电南京,请求孔祥熙3天内拨回巨款支持。??“祥记”老板怕款回误期,又做了一手准备,“祥记”立刻又求援于阎锡山,恰好阎锡山从上海购进了一批军用汽车。这时,孔家在上海已成立了裕华银行,商定汽车款由“裕华”拨付。这样“祥记”就从阎锡山处提取了400万元晋钞,恰好3日期满,于是通知高必明等取款付粮。高必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他一时之间,拿不出这么多的粮食,只好请太谷县商联会说情调解,结果以每石小麦高于原价一元六角购进。一次失算,让高必明的粮店元气大伤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高必明的对手除了孔祥熙,又多了一个阎锡山。1932年至1937年,独揽山西军政大权的阎锡山在山西各地大搞官僚买卖,仅粮食一项,在集散量较大的太原、榆次、原平、太谷等地就设立了四大粮店。在太谷还特别设立了“实物储备分库”,大搞粮食、棉花交易。

在一次“粮食盘子”期货交易中,“实物储备库”驻太谷经理李成斋作为买方,买进高必明和文水“信源永”粮店(东家李尔禄)的小麦。高必明们卖多少,“实物储备分库”就买多少,粮食行情一直是上涨趋势到了期口,一石麦子竟涨至十一元零六分。李成斋立即了结生意。高、李二人却拿不出如数小麦,迫使高必明把太谷东门外的粮店房舍给太谷商联会做了抵押,这才由粮行同意垫款交付。后来,阎锡山又借故将高必明下狱,霸占了“聚利川”并改为“太谷粮店”。不久,阎锡山想要利用他“粮王”的声望,才将他放出,并让他当“太谷粮店”掌柜。那时的高必明可以说是悲愤交加。

不久,“七七”卢沟桥事变爆发,日寇很快占领了华北,尽管高必明与孔祥熙、阎锡山有矛盾,但对日本人始终保持着“不妥协”这种精神,不与日寇合作。日寇经常传他要钱要粮,但他总以各种借口推辞。在日寇的淫威面前,他表现出了民族大义。之后,他离开了他一手经营的粮店,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,在日寇投降前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。
现在的“聚利川”已改为了秦和泰饭店,宅子曾一度成为了保安公司,曾经的繁华成为一地的寂寞。??

在他的故乡,他曾捐建的财神庙已烟消云散,捐助过的大东渠还在造福乡梓,在昌源河水浇灌的土地上种上了芍药花,婀娜多姿的芍药花在六月初绽放,吸引着人们寻踪而来,这种与人口繁衍有关的花卉,不由又让人想起了粮食,古词云:“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开?”这或许是对“太谷粮王”高必明的另一种追念吧!


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老原的家国故事

上一篇

恩施隔壁这个地方突降大雪!

下一篇

恩施“利川红”的高能瞬间,你记得几个?

文章分割
魅力恩施旅游网

想了解恩施,扫码二维码来微信找我们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