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施特产: 恩施土家腊肉

恩施特产: 来凤大头菜

恩施特产: 恩施麻鸭

恩施特产: 巴东玄参

恩施特产: 巴东独活

郭进拴|恩施大峡谷

编辑: 文艺界微刊 2022-06-09 22:09:01 3621

郭进拴|恩施大峡谷







一块长方形石头酷似石棺,置于裸露的岩石之上,任凭风吹雨淋、日晒霜打,千百年未曾腐朽侵蚀。游人行至此处,不免发问:是何处大仙葬身于此?同行妙答:悟空大圣。想想也是,悟空石猴出身,终葬于石棺,理所自然。途经一线天,有夹缝里求生存的感觉。两旁是凸凹不平直上直下的崖壁,抬头上不见天日,还有滴滴答答的水珠滴落;脚下是湿滑的台阶,只得紧跟前面的脚步紧走慢行。走出一线天,眼前天广地阔,一条“绝壁长廊”横亘于山腰。这便是绝壁栈道,其位于海拔1700余米的绝壁山腰间,全长488米,有118个台阶。远远望去宛如一条卧龙,逶迤曲折,跌宕起伏。沿栈道而行,仿佛置身云端,可观苍茫天地,峡谷奇峰,蜿蜒山路,田园村庄。导游介绍:这条路寓意为“路七弯八拐,心始终如一”。是啊,一条看似平常的小路,却赋予了深刻的人生哲理,只因它在恩施大峡谷





行至峡谷轩,这里是全程的一半,也是体力消耗的极限,有的游客开始乘坐滑竿。我们一行稍作休息,咬紧牙关朝山上爬,突然,一幅祥云火炬的画面出现在悬壁绝顶。它看上去:好似由一块一块的石头堆砌而成,实则是大自然的造化;仿佛危如累卵,实则历经千年不倒。这象征奥林匹克精神的火炬,给了我们勇于攀登高峰的力量!继续行走后,终于见到大峡谷的镇谷之宝--一炷香:高150余米,柱体底部直径6米、最小直径4米。它看上去重心偏移,摇摇欲坠,但风吹不倒,雨打不动;虽历经数次大地震,但千万年来傲立于群峰之中。相传,这根石柱是天神送给当地百姓的一根难香,能够逢凶化吉、祈福纳祥,所以当地百姓称其为“难香”。游人行至此处,都要秀一把,拍一张,带走一份神奇和吉祥!双子峰,竟是一对孪生的,相貌、体形、高矮,简直是天合之作。若不是上天的鬼斧神工,人世间哪有如此高超的技艺?我想起去年到马来西亚旅游,首都吉隆坡的双峰塔是标志性的城市景观之一,当地人都引以为骄傲!那可是在繁华的城市,由人工设计制造的;而这是在恩施大峡谷,由大自然生成的。





母子情深,好一幅温馨感人的画面。在这旷无人烟的大峡谷里,慈母紧紧地拥抱着孩子,亲吻着孩子。她知道,只要稍一松手,孩子便跌于脚下的万丈深渊。于是,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历经千万年。我想:顽石尚且如此,何况人乎?天地间,唯母爱最伟大!走下山,已经疲惫之极,原本以为已经结束了一天的旅程,准备打道回府。导游告知:还有云龙地缝景点未去。此时,已近黄昏,须抓紧时间去回,于是,其余人留下休息,我们4人又马不停蹄地朝云龙地缝奔去。云龙地缝与大峡谷的景观绝对不一样:大峡谷在地面以上,云龙地缝在地面以下;大峡谷是山之奇,云龙地缝是水之妙。这里一切离不开水,水是这里的主宰,水将云龙地缝冲蚀得千姿百态,五彩斑斓。这带水的名字多好听:天水暗河、飞瀑流泉、玉液灵芝、水珠窗帘,等等。
道路更加崎岖,两边的风景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引人注目。石竖琴,石蘑菇,石暖气片,金元宝,玉如意,大自然妙手偶得,却又巧夺天工,把寂寞荒凉的一条山路点缀得是生动鲜活,意趣盎然。将近峰顶,前面绝壁上一棵古松斜地里挂在半空,人们纷纷在这棵迎客松前拍照留影。再往前,群峰兀立,雪压枝头,一处石缝勉强只能容一个地侧身而过。有人试着将它命名“廉关”,说是吃得肥头大耳的贪官一定不能通过。我说应当叫做“美人关”,一则苗条淑女才能通过,二则膀大腰圆的英雄是过不了这道关口的。






以后似乎是阴山,石梯路上多有冰雪。游人太多,一路都是人挨人慢慢前行,热身的目的不能达到,心里滋生起失望的情绪。峰回路转,前面一夹壁处人头攒动,看去却没什么风景,埋头向前,要出家门,才发现右面远方,两峰之间,一根石柱卓然挺立,在苍天云海里卓尔不凡。赶忙退了回来,在观景台上取了几幅镜头。再往前近去,原来这就是闻名遐迩的“一炷香”:高150余米,最细处仅4米,擎天一柱,到近处才发现它的根部还在脚下数十米。在它头顶上,几棵小树迎风而立,风雪之中,宛然就是袅袅的香烟!好一炷亭亭玉立的高香!

穿过大楼门,前面赫然写着“天路”,渐行渐慢,人员阻塞。原来,前面一段下坡非常陡峭,人行困难,一队穿着“人保财险”字样的人积极维护安全秩序。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,我们才被放行,平台右边一溜长排着拇指峰、小指峰、玉笔峰、玉女峰等景点。下那段结着冰的石梯子路,一不留神滑了一跤,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藤状扶手慢慢下行。路过一处“母子情深”的景点之后,进入一段群峰环绕的峡谷,人工石梯螺旋状盘旋而下,极陡极险,一个中年男子几乎是双手着地爬着往下梭的。出了这段名为“云梯入凡”的险路,面前豁然开朗起来,心里一松:终于走过这段惊心动魄的天路,回到凡间来啦!

不知不觉想起李白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:“……千岩万转路不定,迷花倚石忽已暝。熊咆龙吟殷岩泉,栗深林兮惊层巅。”天姥山一定没有诗人笔下想象得那么壮美,大峡谷却是实实在在地让人战栗和惊异!从前山走到后山,总体就好像爬了一个英文字母“M”;从下马威的序幕开始,到云梯入凡回到人间,沿途仿佛是一个石林大观园,在曲曲折折、沟沟壑壑中不断给游人呈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





沿着石面栈道,欣赏沿途风景,便进入由水组成的世界。脚下河道暗流涌动、碧水潺潺;两岸陡壁飞瀑狂泻,流泉喷发;头顶崖檐滴水如雨、水帘挂满洞。就连这里的石头因水的冲刷便“点石为金”:五彩黄龙瀑布下,河床的石头形似玛瑙,随便收藏一块便是千万年古董,价值连城。植物也因水的滋润而身价不凡,普遍的小草竟冠以“灵芝玉液”。还有一处,至今我都没有搞明白。那水同样是从山上狂泻而下,形成一股巨大的瀑布,是乳白色的。我站在近旁久久观察:它犹如一块洁白的丝缎,悬挂在空中,然后跌落到河谷,摔得粉碎,形成一滩琼浆,似乎很粘稠。再准确一点说,有点像奶,但是,峡谷也有奶吗?由于时间紧迫,对云龙地缝没有来得及仔细品味,一路连走带跑,虽走完全程,却走马观花。尤其是到了终点,从河谷攀爬楼梯至地面,楼梯窄而陡,加之湿滑,我们几乎是一口气攀爬上去的,累得气都喘不上来。
一线天,顾名思义,通道狭窄,岩壁陡峭,抬头望天只有一线。实际上,大峡谷的一线天并不是一条直线,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线,也不可能是一条直线,只是取名而已。步入其中,整个人被高崖包围,高崖拔地而起,高耸入云天,通道狭窄,特别压抑,道路在一线天中拐弯,光线幽暗,周围怪石嶙峋,窄处侧身而过,有趣又奇特。
只要你留心,身边处处是风景,在大峡谷,在七星寨,双目所及之处都是风景,可能是一块奇石,一座独峰,也可能是一只响彻山谷,众人开心的学鸟叫声。每个人看过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的不一样后,风景只是变了一个模样,换了一种风采。大峡谷到底有多高,我想告诉大家,快要与天齐,直插云霄了,如能攀登,定不负美景。山顶最高海拔1800米,地缝海拔1400米左右,落差大,极富观赏性。我们来是晴天,阳光普照,光线哪儿都好。据说雨游大峡谷,又是另一番景象,雨天的大峡谷,云海翻腾,仿佛天上人间,如遇雨过天晴,还能看到彩虹,大片云海,在阳光照耀下,似大片雪原,薄雾缭绕,恍如仙境。





道路指示牌显示我们已走了2299步,已到达1697米的高峰,中英日韩四种语言翻译,到达绝壁栈道时,我不敢相信自己已置身山顶。绝壁栈道,2007开始建设,更多像是悬崖栈道,建在离地面300米高的垂直绝壁上,全长488米,足空临下,心惊胆战,心理凉飕飕的,腿脚有点发软。栈道全程扶梯,临时休息时,我只敢往山下看了一次,孩子们没我们这么害怕,背靠扶梯拍照合影,这些险奇景点她们特别喜欢。倒是爱人,开车辛苦不说,玩得也不轻松,头发像洗过头一样,全部湿透,下台阶时,双腿瑟瑟发抖。绝壁栈道是沿着山体而建,别具风情,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,远望群山耸立,连绵不断,村庄、农田、河流、公路,尽收眼底。车辆在公路上行驶,如同蚂蚁在爬行,一切都历历在目,让人心旷神怡。。
当我来到回音谷时,我被路旁一位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所感动。女孩身着浅红暗黄交杂的民族服饰,一个人坐在石缝下编织手链。她低着头不敢看着路过的行人,只是一个人埋头认真编织。红线在她细小的指尖跳跃、翻滚着,如同潮水时起时伏。点线面的浮动如同艺术的流动美。当我们走过她的面前,她嘴里哼道:“大爷!买个香包吧。”那甜美细腻的声音似乎是从唇边流出来的,声音有着年少的胆怯和淡淡的亲和力。我们停下来和她聊天,她只是低着头小声回应。当她抬头为我们拿香包时,我看到了她的脸庞--一双葡萄般水汪汪的眼睛,小小的鼻子和嘴唇,暗红的脸颊竟流露出一丝阳光般的笑容。我问她:为什么没有念书,却来这里卖香包?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们放假了,我来这里卖香包是为了攒钱。等有了钱我就可以给自己买好看的笔和童话书。”听了她的回答,我心里深深得感动。这是一个多么单纯的理由,可这又是一个多么懂事的孩子。山里的孩子,你过早的担负起家里的责任。我拿着香包不舍的离开,心里默默的祝福这位令人感动的小女孩。





大峡谷,奇特的一炷香依旧耸立在你的怀抱里,我走近你唯有惊叹,却不能解读你的奥秘。这也许就是大自然特殊的恩赐;大峡谷,你虽没有华山的刚毅,没有桂林的清秀,但是你有着别人未曾拥有的美丽。大峡谷,今天我走近你,让我看到了你的魅力,让我读懂了你的神奇。正是“奇峰飞石依硒都,天赐胜景似宝珠。踏浪仰止香一炷,世人莫错大峡谷”。

大峡谷,谢谢你留给我的感动。在不久的将来,我想我还会回来看你!不舍终究也要离别,我把这些最真挚的文字留给你,留给这片我深爱的土地——恩施大峡谷。


郭进拴,1958年5月出生,笔名"智泉"、"郭笑"。河南省汝州市临汝镇鳌头村人。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,1987年毕业于中国文学函授大学,1993年结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作家班,1998年结业于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。1980年参加工作,曾任《乡音》主编,《豫西报》副刊编辑,《风穴文艺》《沧桑》执行主编,汝州市作家协会第一副主席兼秘书长,河南省平顶山市文联创研室主任,平顶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《华夏风情·观音文化》执行副主编,《大香山》执行主编,《河南报告文学》主编,《鹰城》《尧山》总编辑。现为《文艺界》《智泉流韵》《文学艺术家》《豫西作家》总编辑,中国著名行走散文作家联盟成员,平顶山学院客座教授,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平顶山分会会长,中华网络作家协会第一副主席兼秘书长,全国毛泽东文艺思想研究会会员,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文艺创作专业委员会委员。策划并组织了中国作家石人山笔会、中国作家温泉笔会、全国网络作家西安笔会、全国报告文学学会年会、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理事会、天龙山笔会、中原不锈钢笔会、宝丰肖旗笔会、皂角树笔会、平顶山市首届报告文学大赛、“圣光杯”、“中原不锈钢杯、“天晟杯”、“金庚杯”、“孝贤杯”、“慈善杯”、“全国战疫”征文、“老区建设杯”征文大赛等全国、全省、全平顶山市的大型文学活动,发现和培养了大批文学新人,推出了一批精品力作。

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2001年加入中国报告文学学会,一级作家。著有长篇小说《美女山,美人河》《村魂》《观音菩萨传》《风雨龙潭情》《命运》《天地人心》,散文集《六十岁说》《童趣儿》《汝州风貌》《乡情老更深》《人间真情》《新城美韵》《月是故乡明》,长篇报告文学《磊裕烽火》《湛河大决战》《从市长到死囚》《运锦之路》《岁月芬芳》等共60余部,累计发表作品2500多万字,有194篇(部)作品获奖。其中《湛河大决战》获全国庆祝建党80周年优秀报告文学一等奖,剧本《无品乡官》获《中国作家》一等奖,《鹰击长空》获《人民文学》二等奖,长诗《寒夜哭母》获《文艺报》一等奖等。1992年获河南省首届优秀文学组织工作者奖。2005年被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授予全国优秀宣传干部荣誉称号。2011年被世界科教文卫组织聘为“世界科教文卫组织首席艺术家”,2013年被世界科教文卫组织评为金奖艺术家,业绩被收入《大不列颠艺术家百科全书》大型社科文献典籍,发行全球。多次被评为全国优秀文化工作者。个人传略被收入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辞典》《中国作家大辞典》《世界名人录》等。









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文艺界微刊

上一篇

恩施|一山有四季,十里不同天

下一篇

地名文摘 | 恩施地名文化拾趣

文章分割
魅力恩施旅游网

想了解恩施,扫码二维码来微信找我们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