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施特产: 恩施土家腊肉

恩施特产: 来凤大头菜

恩施特产: 恩施麻鸭

恩施特产: 巴东玄参

恩施特产: 巴东独活

恩施的峡谷——一个会让人脸红的地方

编辑: 魅力恩施 2022-12-25 13:19:04 11

2021年的最后一天,去了恩施。后来才知道,那也是我到目前为止,最后一次出城旅行,那次的目的地,叫大山顶。

在我纠结于它为何拥有这样奇怪的名字时,我发现,车窗外耀眼的阳光下全是冰雪。

那天是元旦,城里的天空弥漫着慵懒的阳光。我们的车却穿行在冰雪的山巅,襄阳到恩施,我十分诧异,同省的气候会有如此巨大的差异?但很快就被窗外的风景吸引,路边层层叠叠的树和藤,都被覆上轻盈的洁白,风搅和着细沙似的雪像雾一样在树梢间弥漫,枝蔓被裹在厚重的冰柱里,泛着晶莹的光。行进中目光向山色的更深处蔓延。路一直延伸到远处,仿佛童话的领地。

去恩施原是梧桐告诉我的,我立刻告诉大山。但是大山没回话,后来名单上就有了大山的名字,但却没了梧桐。我好生奇怪,一直没机会问,原因当然是梧桐没去。

车一直在山路上盘旋,后来老陆实在不敢开了,只好下来套防滑链。全员下车,却没人会装,摸索了半个小时,总算安好了。后来车走的慢,一直小心翼翼的,原来这的冰雪也不是常态,有的路段滑,有的路段是干的。正当眼皮摇摇欲坠,车上的人都东倒西歪时,听见了前车的大虎夸张的喊叫。这声音中气十足,穿透力强劲,震的耳膜嗡嗡作响。抬眼观瞧,只见大虎硕大的身躯挡在车前,手舞足蹈的动作有些夸张。顺着他手臂的方向,略抬了下眼,感觉不够,不觉的头也向上抬起,依然不够。我坐直了,向后微仰。一根巨大的石柱出现在眼前,背景十分空旷,仿佛湛蓝的天空下独自生长了一根柱子。石柱上郁郁葱葱,显然是个巨大的山体,只是这山孤立的杵在这里,感觉有些突兀。

这石柱当地人叫它日天笋

车停在路边,这里恰好是个观景台。回头望向来路,只见一个高大的水泥杆矗立在路边,上面挂着一块蓝色的路牌,几个大字赫然显现——大山顶。

离开观景台,大虎带领着向相反的方向走去,公路边是向上的石壁,靠近路的地方有些光滑,而上边草木却繁盛。走的近了,发现石壁也不那么光滑,有些大小不一的裂纹。草木见缝插针的长在石壁里,再近些,便看见了草丛中有条上山的小路。大虎让老陆带路,自己留下断后。

初时拔高十分劳累,一会便汗流浃背,其实气温很低,脚下的雪也未融化。但依旧脱去了外套,只穿件单衣,感觉很奇特,就是那种不冷但氛围不太友好,空气里像是有刺,随时准备扎你一下的样子。

常亮是重点关照对象,从一上山就被大虎盯上。山路一直在悬崖边延展,大虎也一路絮絮叨叨,初时不以为意,后来渐渐听明白,是常亮有点冒险,有时过于靠近崖壁。大虎的话毫不客气,有点不屑与鄙夷,慢慢的我竟被带了节奏,也变得对常亮鄙夷起来。常亮在崖边一个金鸡独立,还没立稳,大虎的吼声便接踵而至。常亮的身子探出悬崖,但一只手仍抓住树枝,大虎的吼声震的常亮虎躯乱颤,我们后面的人也被吓的不轻。后来大家都有点讨厌常亮,但对大虎的处置也觉夸张。他探出身子固然危险,但毕竟抓着树,你这一吼万一他松手咋办?但没人能改变什么,大虎嗓门依旧洪亮,常亮冒险依旧精彩。

来之前对恩施的大山没做过功课,脑子里是一片茫然,如今见一处便是惊奇,初时“没印像”是功不可没的。一直很喜欢这种毫无预案的旅行,这样所得总会超过预期,比如眼前这块吻石,便是在给大山拍照时发现的。

这两座山峰像极了一对情侣

为了给大山拍的更好,更上镜。我不辞辛苦的边退边拍,以山石为背景。后来才发现,山石也能独立成像,背景是天空和峡谷。这段山路起伏不平,人走的也比较分散,渐渐忘了常亮和大虎,反正好一段没听见大虎的呵斥,常亮的辩解。

这种安静一直维持到森林边缘,走过所有悬崖,路锋一转,开始进入丛林。大虎的喊声从后面传来,要大家等待,聚集。我们把话往前传,不一会人就聚集在了一起。大家一旦聚集,就开始了打豆豆模式,当然这个豆豆是常亮。他在路上的一切危险行为都被大家揭发出来,我们开始批判他,从各个角度。后来调侃常亮竟成了政治正确,谁要是不说上两句,都不好意思说来过大山顶。

丛林里的雪愈发厚了,脚踩在上面有种脆生生的感觉,同时发出“嘎嘎”的声音,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,只要穿过这片森林,就到仙女湖啦。趁着有雪,大山提议,我们拍个照吧,于是脱掉上衣。其他人一看,也纷纷如法炮制,我来给你们拍照,我举着手机,于是连续的按着快门,拍了不少他们的“雪浴图”。

仙女湖底都是杂草

走出森林就应该是仙女湖,让人失望的是,湖里没有一滴水,湖底满是杂草。

离开仙女湖,沿着山路越走越宽,时间不长就回到之前出发的观景台。记得离开时这里只有我们的两辆车,这时又多了几辆,许多人在和石柱合影,老陆终于开启了珍藏已久的无人机,沿着石柱转圈。

我十分奇怪:“刚刚在山顶怎么不拍”?

他回答:“不敢,怕炸机”

“唉!可惜了那么好的风景!”

第二天依然是在大虎的喊声中出发,只是路上少了些险途,基本是在一个峡谷中与河水平行。时间尚早,太阳刚刚升起。峡谷中河流和山峰都被清晨的朝霞笼罩,阳光像万道金丝,射向水面,远山在淡蓝色的薄雾中或隐或现。

我正在山水间陶醉,感叹世间美好,同时大约是睡眠不足,爬山怕是有点力不从心。心想有这好事!既不用爬山,又能看风景,还不买门票。却见大虎带着一班人掉头回来了,我问他,怎么不走了?他说前面也是一样的景色,不必再走。于是大家都掉头往回走,看看时间,总共也不过一个小时。看来大虎的情报不够准确,按计划这里是一天时间,现在……?

从山谷看崖壁

“接下来去下个景点”。大虎特有的大嗓门发挥了作用,全体回到车上,然后一路狂奔,这次又是山顶。

来路上接二连三的穿过峡谷,感觉那些悬崖峭壁都有些眼熟,似曾相识的好像在哪见过。想了好久也没想明白,到底是几时来过恩施?

常亮的表演又要开始了,这次我有预感。沿山顶走了大约三分之一,渐渐走近崖边,我突然明白了,为什么感觉似曾相识。原来这悬崖酷似林州太行大峡谷,甚至连崖边的小路都极为相似。小路一旁靠着绝壁,一旁是深渊。走到一处极险的路段时,发现只容一人通过,脚边是万丈深渊。好在齐腰处挂着根铁链,但即便如此,小腿仍不免打颤。常亮在我身后,我下意识的感觉到他跃跃欲试。果然,走上险径的瞬间,他开始向我挤来,想从外面穿越过去。我看了眼深不见底的悬崖,学着大虎的样子,大吼一声:“常亮,站住!”

他一惊,便愣在原地。我趁他还在犹豫,就赶紧占据了小径最狭窄处,这下他过不去了。见他有些沮丧,我暗自窃喜,但不小心又看了眼谷底,心里又是一虚!

悬崖上的小路只能一人通过

等我爬上高处宽阔些的地方,再往这边看,真是有些吃惊,常亮正在摆着各种造型,比如将身体探出悬崖,当然手是抓着铁链的。还好大虎不在,他在后面等人,今天的山路有些陡峭,队友之间便拉开了距离。过了这处险境,又穿过几个山洞,进入一片丛林。然后就渐渐找不到路了,老陆的导航提示偏离了轨迹,硬着头皮坚持向山上爬了一段,杂木越来越密,最后大家都挤在一起,前面已经无法移动,后队还在涌入。

大山说:“不要走了,这路是错的,原路返回吧!”

我又想起林州那次,也是没找到燕子梯,左冲右突基本无效,最后还是原路返回。

于是附和道:“这种山那怕错了一点,也很难切过去,还是返回吧!”

我们一同看向大虎,他却在吼常亮:“你在干嘛?”

原来乘着我们商议的空当,他抓了根树枝,在学猴子荡秋千呢!

“你给我下来,下次不带你了!”

大虎洪亮的大嗓门,在树林里发出独特的共鸣,全场一下子静默。大虎的手也同时拽着常亮,仿佛要把他折巴折巴,揣兜里似的。我和大山看看常亮,他有点尴尬,我俩相视大笑!他也不恼,竟陪着我们嘿嘿嘿的傻笑起来!所谓尬笑,不过如此!

返程很顺利,这也和上次太行一样。几乎是一次

就找到了路口,沿小路向山上攀去,这才发现,小路两边多是光滑的石壁,要想斜切过来,难于登天。

这条线路不是真正意义的环线,到山顶处开始折返,回程与来路同向,但不同路。依旧是沿着山崖,地形和来路相似,或许更高些吧,眼前风光迥异。从山顶看去,峡谷岩壁历历在目,怎么看都觉眼熟。我问大山,他说也有同感。想起刚才的经历,一个熟悉的名字缓缓升起“南太行”。

于是我调侃道:“看太行山何必跑那么远?几乎跨越一个省,来恩施多方便呀!”

大山也很赞同,随声附和着。

突然想起什么,问道:“这里叫什么名字?”

我想起早上老陆说过,但也是想不起来了。

于是问同行的老陆,他说是“朝东岩”。

这个像军舰一样的山峰是标志

朝东岩的景色与大山顶还是有些差异,这里更加开阔,眼前的崖壁像屏风一样展开,举目四顾皆画,移步换景。转过一山,露出之前走过的山崖,回头望去,赭黄的山体像艘巨大的军舰,舰头高高昂起,以30度水平夹角指向天空。山顶一片葱绿,天空像蓝宝石,丝丝缕缕的流云游荡其间,像是众仙垂钓的丝线。

那鱼又是谁?

如果任由漂浮的目光随意搜寻,迷茫的思绪肆意游荡,这光景不能说不美好!但大虎令人震颤的声音还是从身后传来,他催动着队伍,也无意间驱散了我的惬意遐思。起伏不定的山峦,正无情的消耗我无多的能量,步履几近蹒跚,归途依旧渺茫。

大约是昨晚睡眠不好,今天很不在状态。原本只是微醒,迷迷糊糊的,突然摸到了手机,随意翻开相册,睡意荡然。于是,第二天一早,几乎所有人都问我,为什么要半夜发照片?其实我也不想啊,只是觉得反正也是醒着,做点事或许就困了,到时再睡个回笼觉,哪成想后来愈发兴奋,索性睡不着了。看着微信群里右边长长一溜的照片,有点哭笑不得。

大山依旧精力旺盛,羊肠小道上下颠簸,不一会就跑出去好远。我回头看看,就常亮被堵在身后,便靠向一侧,他立刻从我让出的缝隙穿过,转眼即逝。

回到山下已经五点多了,时近黄昏,大山里的空气显得格外寒冷,太阳无力的挂在西边的山角,头顶的天空泛着橙红色的光芒。

远方,灰蒙蒙的山脉连绵不绝,拱卫着中央的盆地。天边的云丝丝缕缕,小路像一条细长弯曲的线,平地上的田野仿佛棋局,我们在山谷间走着。

像是与大山接近,又像是别离。

像是回到了终点,又像重新开启!

上一篇

门票0元起?这时候去玩超划算!

下一篇

恩施大峡谷游记

文章分割
魅力恩施旅游网

想了解恩施,扫码二维码来微信找我们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