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施特产: 恩施土家腊肉

恩施特产: 来凤大头菜

恩施特产: 恩施麻鸭

恩施特产: 巴东玄参

恩施特产: 巴东独活

鹤峰屏山爵府

编辑: 魅力恩施 2021-12-17 17:22:04 112

屏山爵府位于“容美旅游区”内,以屏山爵府遗址为中心,北起留驾司,南到九峰桥,西到茶园吊脚楼,贯通地区是土家、苗、蒙、回、满、壮、朝鲜等少数民族聚居区,是容美土司的世袭领地,为鹤峰经济发达地区。

屏山,又名平山,距县城11km,屏山地形狭长,山顶较平缓,四周十分险峻,绝壁千仞,易守难攻,容美土司曾有8代司主在此苦心经营,营建了规模宏大的爵府等建筑群落,遗迹遍布整个屏山。屏山遗址中的爵府约1200m2,尚存司署、街道、大堂、中堂、“山高水长”摩崖石刻等建筑遗迹。另有万全洞、寨洞等洞府建筑,还有七丈五土城、大荒口关隘,躲避峡石墙长500多m,高5m,墙外西南方的平步桥、铁锁桥、土司属官向氏墓群,以及与土司活动有关的箭牌、阅台、凉风台、跑马练武场、天牢、地牢、杀人沟等遗址。屏山土司遗址已经成为最具有代表性的容美土司遗址。

屏山爵府.jpg

屏山爵府的修建,历史久远,据史料记载,爵府于明万历年间开始修建,至清朝渐臻完备。爵府面积约50万平方米,是容美土司时期第一大行署所在地,也是这一时期第二行政中心。

爵府主体建筑前后有街;东南有小昆仑,又称“九峰读书台” ;西南有戏台,题有“山高水长”摩崖石刻;西侧有演武场;北山坡上有烽火台。各色建筑一应俱全,充分展现了当时土司的实力,也记录了当时土司王朝的繁荣昌盛。

如今,走近屏山爵府遗址,虽然看不到高大的建筑物,但透过遗址上的现存之物,依然可想象往日的繁华。屏山爵府主体建筑呈中轴线式布局,规模宏大,依山而建,由下而上依次建有正堂、二堂、三堂等主体建筑。正堂是土王议政场所,以西有延春园和天兴楼。主体建筑前后还建有司署大街、后街等,形成了“三堂二街”的格局。

屏山爵府特色:


土司遗迹众多,著名的有屏山爵府、万人洞、万全洞等历代土司行宫,有九峰桥、细柳城、官坡园碑刻等50多处容美土司遗址。自然环境优美,生态优良。躲避峡位于屏山的右侧,峡谷长12km,从铁索桥到中堡山2km。长峡谷段为龙渊,平均宽度3m,峡谷中的娃娃鱼等珍稀鱼类,还有珙桐、水杉等国家一类保护植物10余种。

万全洞。土王洞府,位于平山西侧悬崖上。洞高60m,深约50m,内宽40m,洞门口有巨石砌成的台基,康熙二十二年(1683)土王田舜年主持修建。沿绝壁险道下万全洞,洞内“爱日亭”、“就月轩”、“魏博楼”等洞府建筑遗址依稀尚存。洞口石壁上镌刻有田舜年写的“万全洞记”。洞内空旷开阔,涓涓细流从岩缝口渗出。各种形状的钟乳石千姿百态,为容美土司藏书之所,是末代土王田旻如自缢的地方。

万人洞。土王洞府,位于县城东北4km处,清康熙三十七年(1668)年土王田舜年主持重修,系容美土司建的营“盘石重城”,是迄今保留最完整的土司遗址之一。洞檐高25m、宽20m,呈椭园形。洞外筑有宽3m、高4m、厚约4m的城门,为第一道屏障。城门为条石筑成,上面刻有“万人洞记”碑文,系土王田舜年撰年。过城门后向前5m处有一道封洞式的城垣,为第二屏障,洞深数十里,内有伏流,有土王床、石板桥、挹泉轩、龙渊、七级石梯、十里画廊、四十八丘田、望水楼、水绕都城、老龙磨珠等景观。

九峰桥。位于容美镇九峰桥。桥长10m、高8m,为石拱桥。清康熙三十九年(1700)容美土司田舜年主持建造。田舜年号名九峰,故称九峰桥。

历史文化介绍:


屏山土司爵府建于明万历年间,由土王田楚产主建,容美土司王田氏世袭相承、苦心经营,在这里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土司爵府建筑群,不仅设有爵府正堂、二堂、三堂、历代土司行宫、司署大街、后街、花园、戏楼、小昆仑读书台等,还设有跑马场、习武场、阅兵台、地牢、杀人台、杀牛台、榨油作坊等,形成“三堂二街”的布局。宽大威严的正堂是土王议政场所,豪华幽深的二堂为土司王族居所,三堂为土司行署的前门。司署大街由巨石铺砌,可供十马并行,后街为土民居住之地,土民多喜欢栽种桃柳树,槿树园为读书处,下坡为优人教歌处的戏房,而西街的尽头就是陡壁深涧,为了避免行人们失足,因此插上竹篱笆拦住。

这个让雍正皇帝也敬畏三分的土司爵府,宛然一个设施齐备、自给自足的山中独立王国,在这被称为“蛮荒之地”的土地上,居然有这样一位有闲情雅致的土司,居然有这样一位善于学习汉文化的土司,使得顾彩在这里流连忘返,使得《容美纪游》有如此丰富的内容,顾彩带着汉文化走进这里,土司王秉承着土司文化接纳汉文化的精髓,不断充实完善土司戏剧文化。传说顾彩曾与土司王隔山吟歌对诗,演绎出汉文化与容美土司文化的惊天碰撞,在屏山洒下点点文化墨迹,留下丰富的文化韵味。
然而这位土司也应当是有着双重人格的,雅致到极致,严酷也到极致,既是文人也是英雄,同时似乎也无法摆脱土司王的传统蛮俗,那杀人台虽然已经没有一点痕迹,但似乎仍能嗅到一丝血腥味;那地牢虽已坍塌,站在旁边,仍能感觉到寒气从脚下慢慢袭来;那在顾彩规劝下改掉的“每日必割人耳”的习惯,也使我们窥到了“蛮荒”二字的由来。所以顾彩最后也选择了逃避。
屏山似乎与许多战争联系在一起,为躲避战争而居住深山的人们,既经历了清朝与土司之间的征战议和,也经历过内战中的热血抛洒。古榨油坊遗址处,一扇石磨静静地躺在一角,似乎已倦怠了经久不息的磨砺,超然于世外。那竹林深处的小道,那桃花树旁的人家,那一片片田园,都在告诉我们,昔日的土司爵府,今日的屏山村寨,在看惯了世事风云、经历了风雨沧桑后,这里仍有着桃花源的幽静与悠然,这里的人们也依然淳朴热情,如同生长在路旁的大树,点缀得屏山风景更加鲜活起来。经历过繁华,经历过战争,经历过磨难,如今的屏山,更有一种蜕变后的清新与自然。
上一篇

鹤峰三潮水

下一篇

鹤峰大面山

文章分割
鹤峰屏山爵府
2021-12-17

鹤峰屏山爵府

魅力恩施旅游网

来恩施,不熟悉,扫码二维码来微信找我们

回到顶部